紫色的激流

這些石化生物,由於年代久遠,資料不足,一切尙待硏究,它們有的被證實只有短短的尾巴,有的尖嘴利齒,頭像鱷魚,都不能斷定是些什麼生物。顯而易見的,當地殼變遷,當年的北海道海底鼓起成了平臺,當風雨漫蝕,緩緩的淺流漸漸變成大河,水流旣急,冲帶而去的沙泥也漸多,兩側陸地隨之崩塌,水道也不斷加深加寬……,滄,盡遊随華,海桑田,歷經不知多少億年……。 大峽谷更寬濶了,河流更急了,地縫更深了!到了今天,那條精於刻鑿的「禍水」科羅拉多河仍在奔流,每天送走大峽谷內數十萬噸泥沙,大峽谷的地質史,也由最上層的一 一億三千五百萬年前的一 一疊紀,刻到三、四億年前的石炭和寒武紀,再由十一 一億年前的前寒武紀的地層秘密,展示到於今科羅拉多河床邊,那層迄今爲止,人類可以看到、摸到的最古老岩石一 一十億年前的黑岩石,也就是從南緣化石層俯瞰看到的,時而藍棕,時而紫棕的巉岩。 一 一十億年!天啊!想到 一十億年就是 一十萬萬年!這電腦該也抓不住的時間,我全 身的血液都沸騰起來!我決心一定要親近它,摸摸它……我要爬下谷底握握它,去感覺那漫長的一十億年前的時間。只是,據說,卽在迄今那條「禍水」科羅拉多河床的上層,紀錄上也只「曾經」找出唯一的生物痕迹,彷彿那時乾坤始定,地球上還沒有任何生命,那末,在一 一十億年前,也就是於今的科羅拉多床岩石形成之初,應該還在混沌未開之前了!眼看科羅拉多仍在奔流,它的刻壟日益加深,長此以往,今日的南緣北緣總有一日夷爲平地,而一意孤行的科羅拉多河,以過去的紀錄計算,一十億年後,豈不要刻入地心把地球刻劃成兩半嗎?留在大峽谷,使我感覺的「雷達」異常疲乏,疲於連接那些無法跨越的時空,疲於巡弋在漫無邊際的地圖上,以及永無止息的日行……,知識變成沈重的負荷,智慧等於零,經驗無用處,使我感到自己又渺小又蠢笨!險峻的河床走下谷底,站在撕開的地底世界裏,馬爾地夫天空無限高,地平線無限遠,科羅拉多的狂流奔嘯永無休止。急湍在谷底廻鳴,響澈雲霄,洪峯一道道接連而下,衝過一千三百呎深的峭壁,冲裂河床中突出的巉巖,濁黃的河水掀起滔滔白浪,在攝氏四十八度高溫的驕陽下,一去千里,再到狹窄的深淵中擠成紫色的激流,到險峻的河床上,則不斷出現朱紅色的漩渦!

Read more

短暫的生命

於是,所有巖脚永遠濕漉漉的,永不會乾!據說,就從三千年前早期印第安人看見它,四百多年前第一批白種人看見它,科羅拉多河就如此沖激,這些岩壁就如此雄峙,它們好像從來不曾改變! 「改變?」我不禁笑起來! 「要改變這些堅硬的石頭談何容易?……」 「可是,歲月不居,一切都在不覺的改變中,佛家所謂卽是無法停止之意,卽使堅硬如石也會變,只是,我們短暫的生命,不曾察覺而已!」走到濕濕的岸邊,掬一把科羅拉多的濁流,眼看它們很快從我手中流走,頃間點滴無存……,於是,我欣喜地走近那些岩石,拍拍它們的堅定不移,我發現,它們又閃出神秘的黑紫之光,彷彿有感覺的欣慰之光!坐在它上面悠閒作畫,拾些石片細細觀賞,看蘇美島在陽光下像是藍灰色,在陰影中像是暗紫色,遠遠看去是一種奇特的棕綠,拿近眼前,它們又閃動著一種近似銀灰之色!有位膚色棕紅的健行者走過,他丟下一句話就走遠了:「你可眞會選地方啊!坐在這世界最古老的地層間繪畫,你能有不同的感覺,或是畫出面對太古洪荒的感覺嗎…….」我苦笑搖搖頭,倒是那泥黃的激流在陽光下閃亮而逝,勾起我一連串兒時的回憶,……像雨後的三峽激流嗎?像氾濫後的珠江汚泥嗎?像滾滾而去的黃河嗎?……- 它濁的漩渦向左捲,向右捲,翻起的水花又高又急又熟悉……,我擠出大量的黃色用力 抹上畫紙,畫出來彷彿黃河在怒吼,黃河在奔嘯……。想到巴里島,我內心頓時輭弱起來,好像被一片憂傷的情緖所籠罩,我立刻吿訴自己!「不是黃河!這不是黃河啊!」「只是,黃河的水不正也是這樣的嗎?」每個中國人都會這樣想。 昏昏沈沈把畫紙塗滿,勉力站起來,恍恍惚惚,掮起行囊,一個踢蹌,差點前衝衝下河裏,趕緊向後靠緊,挨在崖邊喘口氣,正好被迎面而來的一位少女看見,她嚇了 一跳: 「唉呀?你怎麼啦?你不舒服嗎?」看我滿臉通紅,她伸手按按我發燙的前額:「天啊!你發燒了!你生病了!」趕緊聲明沒有事,自己旅行寫生時,常常會有耗神過度,超支體力,血氣上沖,積聚頭部,工作完畢後,往往好像大病初癒後的虛弱,如是而已!

Read more

奇妙莫測

她卻不由分說,傾出肩壺內珍貴的水,就立卽潑上我的臉,來減低我的體溫,隨後趕到的男士見狀,他非常緊張:「水!水!趕快灌她喝水呀!」他急急解開背囊,取出一個折疊式的aluminum casting水壺,猛倒兩杯迫我飮下,沒有推托的餘地,只好沈默依順他們,也任由他們陪我休息一陣,直到他們放心離去,我仍望著脚下滾滾的黃色漩渦惘然佇立!千里眼童年,我曾有一段時間住在桂林的郊區,那是一塊高聳而平坦的臺地,視野遼濶,淸晨很 早就看見晨曦,萬道霞光,隱映於石林之間,悠悠日影移,黃昏時滿天彩霞,顏色紛,而石林只剩下禿兀削立深紫色的輪廓,有水田處則印下明晰的倒影,產生像在宣紙上半濕的水墨效果……,每當冷月懸空,山河大地,則另是一片寂空濶的景象,山羣如跌坐之僧,枯啞無聲,形態肅然,至於晴雨之間的變化,更是奇妙莫測,筆架山下雨時,蛇山已經放晴……,哈哈!我可以去那邊玩啦!少年時,機緣巧合,又遷居至杭州黃龍洞山之上,又能每日對著層巒疊嶂,輕歌漫步於煙寰霧餐之中,最難忘的印象是每當雨歇雲開,金色的陽光重現,帶來莫名的喜悅,而遠處朶朶雲絮飄移,令人:!然忘我!當然,也有憂鬱的時候,那就是山腰雲帶漸低,草木偃低,當嗅到濕潤的氣息,雨又飄灑 而至,這時,總會感到淡淡的哀愁……,爲什麼?只好說:「余欲無言」了!流光容易把人拋,往事如東流之水,這些山居的回憶,有如隔著一層紗幛,從記憶中逐漸糊……這一天,突然喚起記憶,喚回童年,卻是美國大峽谷,當我縱觀四百哩的奇峯幽壑,那種海濶天空,無拘無束的感受,又重回心底。 那澄藍的穹蒼,那暗褐的山谷,那奔騰的濁流,高不可測、深不可測!可是那低垂的雲脚、纏綿雨意……最有趣是北緣「皇室岬」寫生的情況,記得那次大風雨,廣大的南北兩緣,都在灰濛濛的雲雨中隱沒了 ,東北方的沙漠樂園,卻一片璀璨,一片晴朗……。那眞是一幅無法形容的壯麗的景色,放眼所及,這縱橫千里的平坦空間,欲雨的雲層飛舞如潑墨,時濃時淡,或密或疏。這每一個周圍至少數十哩的風雨區域,此際在廣大的視野中散而復聚,由零亂而形成十多條斜斜、下垂的灰色雲帶連接到天邊。

Read more

谷底濃蔭

它們隨風勢在沙漠上空不斷飄移,位置時東時西,它們以雲層厚度決定雨量,顏色因此忽深忽淺,濃重或透明……。它們時瀉時收,於是,這裏下雨啦,那邊雨霽啦!而它們莫測的章法散裂或聚合,各地下雨的時間因此延長或乍歇暫短……。 「現在,回聲壁邊的遊客可要淋雨了!」位售貨的印第安女孩只消東望一眼,就淸楚知道她散居該區的親人在晾衣或等雨,她臉上表情,彷彿太陽就曬在她身上,雨絲拂在她頰……,雖然現在這裏只是陰天!羨慕她臉上那種滿足,充滿光輝的表情,我不禁凝想如果有那麼一天,我只要忠實站定自己翻譯公證崗位,只要我向旁邊瞥一眼,就同時看見木柵的母親在曬太陽,臺中的女兒在風中散步,高雄的紅寶急著收取衣物,在宜蘭寫生的學生們呢,正安坐薄霧中找尋靈思……果能具有這樣的千里眼,我的關懷更當廣濶,我的心胸更當恢宏,有了這樣的胸襟,臉上一定有能像那印第安女孩一般,自然流露出澄潔的光輝!最有趣的,是重重雨簾間交錯的陽光,由於地面太平坦,視界太深遠,一目千里,這千里地上空雲層不斷變化,必然產生許多不同的氣候,平日我們置身其中,只知道身邊的晴陰雨晦,不必也無法猜想其他地區的情況,而現在,各地的晴晴雨雨奔到眼前,旣可看到晴光後面灰重的陰雨,也可以看見陰雨後面澄晴、亮麗的草原……,如此重重疊疊,奇幻詭譎,莫可名狀,直到目前爲止,還沒有一種造形藝術能表達如此廣濶、如此變化多端,而又渾然一體……。越過波濤洶湧的科羅拉多河,河水濁黃,山石淺褐色,沙礫把烈日反射成一粒粒刺目的光點,踏上這些零亂的光點上,隔著鞋子也會感到熱與燒灼。 這種感受,我在中東五十八度的沙漠中也曾有相似的die casting經驗,只是那時的炙熱是無垠的平原,現在谷底卻是被包在四周高起的山屛中……,是四顧無聲,寂靜得只聽見自己的脚步聲,我感覺昏昏然也飄飄然……,我浮在熱浪中!對岸,一道淸澈的溪水不斷注入科羅拉多的濁流裏,交匯處,浪花翻滾,可惜這股淸流如此微弱,它只激起一些淡淡的檸檬色,就被捲入濃流中消失了!沿淸溪溯遊而上,山谷深處,忽然出現一些翠綠的斑點,使我精神爲之一振,經驗吿訴我,畫遊随華,那是沙漠的綠洲,那是樹蔭,也必是營區了!目的地已然在望,身邊的煩熱彷彿減低了許多,情緖比較安定些,坐下來揮散這種灼熱滋味,去咀嚼那數點珍貴的翠綠,我嘲笑自己進入枯黃的谷底才三天,對綠意已如此渴望,大概命裏註定不能生存於沙漠吧……。

Read more

塵囂俗慮

然而,在臺灣我的第一 一故鄕,春之鵝黃嫩綠,夏之濃蔭碧綠,雜以嬌豔的、姹紫嫣紅 的花卉,那一大片溫煦、親切的綠洲,居然有時會「看膩了!」和「畫怕了!」現在想來,我對我那時感受網路行銷之遲鈍,實在莫名所以!愈行愈近,這些翠綠斑點愈來愈大,它們不斷向上伸高,也向左右擴展,走到它們面前時,才知道那些都是一株株盤根錯節、粗可合抱的千年老樹,它們遮滿地可愛的濃蔭,藏身其中,怡然!怡然!在濃蔭內徜徉,恣意享受谷底綠意的賜予,也看見更多的營地和那些南來北往的健行者在淸溪旁小憩,滌盡了塵囂俗慮,他們看上去人人肌膚黝黑,臉色紅潤,體魄強健,散發著靑春活力!當人在酷熱煎熬下,要求往往很低,那時的感覺,會以爲只要有一點點樹蔭,一點點綠意,就可以滿足了,然而,一旦看見綠蔭時,居然又不滿足啦!我還是繞行一匝,挑挑揀揀,最後,選擇依傍小溪,出路方便,而且景色優美的地方紮營。 在這裏休息兩日,安靜地調理足傷,度過一段難忘的美麗時光,谷底由於高山阻隔,每日晨曦遲來,暮色早至,一切作息都遵照自然的規律,至於山風乍起,驟雨忽飄,景色隨之而變,我都深深感謝上蒼爲我們這些飽受酷熱煎熬的旅行者,在谷底安排一片濃蔭的美意!第三日淸晨,我踏著曉色沿溪邊繼續北走,我深深明白,此去步道崎嶇,山勢更形險峻,多數露營者自此折還,已知僅有的三位同方向的橫越者早已動身了 ,此去路上少行人,我又必重登苦熱的寂寞之路,起程時,回顧給我兩日庇蔭的古樹,眞是不勝依依,幾乎失去舉步的勇氣,翻開畫篋再看一遍,眞慶幸幾幅水彩留下了綠之記憶,綠之安慰!太魯閣的眼淚太魯閣對我有特殊的意義,主要原因,我的旅行寫生由它而始,它雄奇壯麗的景色,吸引我重新體認自然,酷愛自然。於是,我掙脫世俗的羈絆,背上畫袋,踏上環球寫生的征途!次又一次,奔向廣濶的自然!多年以來,太魯閣已成爲大家渡假的最佳去處,年輕人搜奇攬秀,以體能挑戰,中年人則藉以淘洗胸懷,屛除俗念,作家們在此沉思,畫家們在此採擷勝景,外賓們不遠千里而來,也留下美好深刻的印象……。最近,我不斷聽到關於翻譯公司的開發建議,也略知一些擬議中的計劃,想像中,這爲大家所仰慕,佳構天成並已馳名國際的太魯閣,應該是一塊珍貴的稀世璞玉,倘再加以巧匠雕琢,讓它吐出更加奪目的光輝,讓這天賜瑰寶,不但成爲雄奇的象徵、堅強的基石,力的後盾,特別因爲太魯閣的氣勢,早被公認「世界之最」!猶如曼谷以玉佛寺馳譽全球,寰宇固而關懷泰國,故宮博物院之在臺北,世界因此格外關心一樣,太魯閣今日在國際間,又何止是觀光價値而已?

Read more

有礙觀瞻

然而,元月卅日從英文中國日報讀到謝孝同博士「救救太魯閣」的專文,我被其中列舉幾項「發展」嚇了 一跳!在這長達三天的關鍵字行銷英文報吿中,說明兩項擬議中的計劃」、臺電計劃在流注太魯閣的立霧溪上游七個主要支流,建造總共十三個攔水霸,再用長達四十六公里的地下水管,將悉數截去所有河水直接汲送下游三個水力發電廠……。臺塑計劃在這河流入海口的三角洲上建立大型水泥廠,挖掘附近石壁、,年產六百萬噸水泥……。表面看來,這兩項計劃可以促進地方繁榮,增加經濟效益,然而,仔細硏讀這兩項計劃對太魯閣及其環境勢必造成的影響後,我不得不心寒了!因爲:一、根據第一項計劃,,太魯閣今後不再有溪水了、!失去這條生命線,沿岸生態必然改觀”卽如擬議中的「補救之策」每日在旅遊時間自上午八時至下午四時,放出5.5508水量,以及補救「補救之策」的建議把長達數十公里的太魯閣河床鋪塡水泥,以防「珍貴」的流水被勢必乾涸的河床吸乾……那麼,不論如何,太魯閣還是「死」定了!其次,太魯閣「死」後,原由「生命線」溪水挾帶的沈積物必然消失,失去造陸功能二角洲無法繼續成長,當然也沒有餘力抵抗海洋持續的侵蝕力,我們的海岸線必然後返,臺塑預定的建廠地終必沈淪……。 我不是環境保護專家,也不是經濟學者,作爲一專業的繪畫工作者,我當然首先注意視覺的重要,深知大自然的無法取代,一旦遭受破壞,永遠無法修復舊觀,也因爲此,僅僅想到「死亡」後的太魯閣形骸已令我沈痛,俯觀勻鋪水泥的谷底……,又是何等可悲的景象?〕如再加上三角洲上的廠房,數哩以外都赫然在目,予人「遮斷望眼」的遺憾……,設若僅止於此也就罷了,作爲一個看多想多的中國繪畫工作者,我不僅爲「有礙觀瞻」便不甘心!使我吃驚的是,根據該文指出,臺電本身曾爲這項投資作收益的預估,,說明這項攔水發電的計劃完成後,於全國的發電總量,只增加百分之〇,四五,換而言之,這項投資效益幾乎等於零……,姑不論這種效益在現代各高度發展國家〈其實也包括其他發展中的)不屑爲之……,站在一個現代知識分子的立場,如果這樣的計劃進行能得益桑梓,一加一等於一 ,犧牲了太魯閣仍是無可彌補的負數!如果再詳讀臺大地質系敎授的貿協硏究報吿,一個預計年產六百萬噸水泥這種大型工廠的設置勢必付出難以防止的空氣汚染代價,卽使盡力而爲達成預定的防止目標,殘存空氣中的重金屬如鎘、鋅、銅、鋁等毒質仍將隨著東北季風隨意飄揚,降落積聚於太魯閣谷底永不離去……,寫到這裏,我彷彿看見一個失去生命的巨人殘骸,又被漸積漸厚的有毒金屬粉末蓋滿到了那時,人類到此參觀,是否必須戴上防毒面罩進去了?

Read more

畫情風疆遶

「是我太神經質了嗎?」我責備自己也反省著!我當然看見年產六百萬噸水泥與目前的農耕收益不成比例,但我也看見日益增加的人口在稀薄的氧氣中無立錐之地如果我們不斷把我們現在站立的土地挖開做成水泥,再把這些剷平的地面使用做成的水泥勻鋪一遍……一如目前很多「地面」就是這樣處理並用油漆塗成綠色!眞難想像那將會是怎樣的一幅畫面?作爲個愛國家的讀書人,我們的關懷應該不止於自己狹窄的專業,我們的眼光也不止限於今天,特別現在民生富足,早已不必饑不擇食,誠如我所聽見世界新專幾位靑年朋友肺腑之言,以及我感謝謝孝同博士的諍言:「那不是門票收益的問題,也不是應該誰去關懷的問題!」當今全球重視「搬家工業」的觀光事業之際,我們有幸坐擁上帝這份賜予!讓我們眼光放大放遠,審愼作業,不應也不能讓太魯閣作無謂的犧牲!在這寸土寸金的寶地,袖珍也精緻得容不下任何錯估!我聽見太魯閣在哭!但願早日雨過天靑!(按「咖啡時間」時,大象除了出來喝喝咖啡外,還可以與同事談談公事,話話家常,換換空氣及上上厠所等,殊能增加「行政效率」。〕電話頻繁,侰件極多 美國國防部雖然只有三萬人辦公,可是他們在國內外所指揮的武裝部隊人數卻高達兩百五十萬人,所以美國國防部的舉一勡,不但足以影響許多國家的命運,也足以影響各地成千上萬人的生活。五角大廈每天收發電話十萬次,收發信件十三萬封上下,往來文電更不可計數,虞是一個最忙碌的機關,如果這個機關不忙碌,那世界上就眞正是「太平無事」了 。那晚我與天才兄等開車夜訪五角大廈時,大度內電.但通明,我對他說,若想知道世界局勢緊張不緊張,只要開車到美國五角大廈、國務院及白宮外面去看看有沒有人「加班」卽可。天才兄等點頭稱是,表示贊五角大廈內有好幾個圖書館,最主要的一個圖書館叫作「國防圖書館,藏書三十萬册,擁有各種語文的雜誌一千七百種,他們亦爲外界人士服務,十分熱心。 冬暖夏涼-怖匿壯麗自天空向五角大廈看去,五角大廈像一塊五角形的積木,十分整齊的放在波多邁克河邊。此五角形建築,內分五麿,一層套着一層,最外的一層最大,最內的一層最小,〔每層當然都呈五角形)最心是一個五角形的大天井(有五英畝之大),植有樹木及草坪,並有行人道,每層之間,都有院落,可以使天然光線照入辦公室,不致使室內的人有「不見天日」的感覺,各房間冬暧夏凉,因他們不但祭熱氣裝置,而且還有空氣濕度控制裝置,都調節在最恰當的度數使seo辦公人員感到爽快舒適在大廈內這些四通八達縱潢往來的走廊〔共長十七個半英里)裏,處處掛着許多有關國防軍事的照片油畫、水彩畫、機艦模型及裝飾品等等,琳瑯滿目,好像進了畫廊及博物館,使人顧右盼,目不暇接,當年德國某一位大元帥所用的指揮鞭及飛行比賽的獎品等等,也陳列在走廊邊的一個玻璃盒內,供大衆參觀。

Read more

商店齊全,廒有蹇有

國防部爲使外界人士瞭解國防部人員工作情形,大衆可以到若千可以公開的部門參觀,例如部長辦公室〈在三樓,參觀者可從門前走過。)、陸海空軍模型展覽室(內有飛機、軍艦及火箭大砲等模型及畫片、旗幟、獎章、勳章及紀念品等)、歷史圖片室及五角大廈的購物區域等,都是開放給大衆參觀的地方。在美國,不論是那一個公私機關,似乎都採取「婚友社政策」,歡迎外界人士參覷,講解不厭其煩,贈品〔如資料等)不計工本,設計唯恐欠缺,招待唯恐不週,而這些經過訓練的引導參觀的職員,服務熱心,講解詳確,常在參觀人心中,留下一,個極好的印象。美國人在這一方面(公共關係)一向是很重視的,這與他們的熱心、坦率、肯幫助別人的「民族性」頗有關係。 今日大厦二虽日廢墟五角大廈走第次世界大戰期間與工建造的,於一九四一年八月十一日招標動工,一九四三年元月十五日全部完工,建築用地原是一片荒地、沼澤及垃圾堆,以後,舗了五百五十萬噸泥土 ,又打下四萬一千四百九十根泥椿,然後,才利用從波多邁克河拖上來的六十八萬噸沙石,成四十三萬五千立方碼的水泥,而築成五角大廈的雛型。施工期間僅費時十六個月,進度可謂「神速」,建築費用約爲八千三百萬美金,以今日物價看來,眞是十分便宜。這偉大房屋完工以後,美國國防部三萬工作人員才能「合署辦公」,而不「自立門戶」了。五角大廈旣爲三萬人集聚而成的一個「都市」,這麼多人在日常生活方面所需要的一切便不可缺少,因此,五角大廈中除有許多地方供應飮食外,還有書店、銀行、牙醫、診所、郵局、現髮店、服裝店、洗衣店、旅行社、花店、雜貨店、糖菓店、行李保管處、電報局、眼鏡醫生、攝影社、報攤、珠寶店、無線電臺(屬軍中)、皮鞋店、修鞋店以及大學敎育資料中心等等商店及服務機構,使所有人員得到方便。外人也可入內購物(如果你喜歡的話),自由自在的在大廈內參觀參觀,大門口沒有「警衞森嚴」的站崗人員,裏面也沒有守望的衞兵,當然,「軍事機密區域」是嚴格限制出入的,所以,只要不走入限制區域,你可以在大直走廊內看看畫,喝喝水,上上廁所……誰也不來管你。 直昇飛機.往來忙碌五角大廈西邊入口前方,有一片空地,那裏有一個一萬平方英尺的水泥停機坪,是專供直昇機使用的。直昇機飛行於白宮及華府附近各軍事基地與五角大廈之間,載運重要搬家公司人員或傳達急速文件,外國許多軍事首長訪美時,就常乘坐此種直昇飛機飛往五角大廈,一方面可爭取時間,另一方面可以順便在天空飽覽華府市區幽美景色,下機後,大廈邊廣場上有儀隊及樂隊迎接,相當威嚴,開車經過那裏,有時便看到這熱閙的場面。

Read more

執世界之牛耳

五角大廈因爲太大,走廊又太多,內部的相親佈置又十分相似,所以生人走進去,有如入了迷魂陣,常常昏頭轉向,找不着出來的大門。我本人就曾「土包子」一次,進去以後,竟不得其門而「出」。以後,我每次到五角大廈,我一定到入口處向一位專門負責「指路」的小姐要一張「地圖」(係一張卡片,印有五角大廈平面圖),緊握手中,隨時査對,果然往來自如,不致東西膳闖,白跑寃枉路了 。 五角大厦-小小統計五角大廈總共佔地五百八十三英畝,大廈本身佔地二十九英畝(停車場佔地六十七英畝),大廈建造費用約五千萬美金(共約八千三百萬美金),大廈連地下室共有五層,高七十一英尺又三英寸半,有救火水龍頭六百七十二個,有電燈頭八萬五千個(每一天要調換一千個電燈泡),有窗戶七千七百四十八個,光線相當充足。美國陸海空(陸戰嫁配屬海軍)三軍,武器精良,訓練嚴格,補給充沛,運動迅速,一向保持着很良好的軍譽及戰力,再加上1^器方面不斷的進歩(原子武器、火箭、潛艇、飛機、及電訊人造衞星——等等),其實力之強大,確可謂「執世界之牛耳」,但他們在韓國戰場旣未打出一個結局,在越國戰場,也未打出一個名堂,這實在使人困惑而感到失望,其原因,不在美國的機艦大砲之不够銳利,而是政略戰略之不够堅強,等於叫一個於擅賭博的老千,與另三個初出茅廬的上桌打麻將,說明不准他贏錢,那他在麻將桌上除了「陪公子玩牌」,準備掏錢付賬之外,他還能有什麼「作」呢?打仗不求勝,就等於打麻將不准贏錢一樣的使人懊喪,目前,美國有許多所謂「自由派」,「鴿派」的姑息份子,一廂情願的容忍共黨擴張,不自覺的充當了共徒的幫,使五角大廈所指揮下的優良軍隊,也不能一展身手,阻止共黨的侵略,造成今日困擾的局面,眞是十分令人遣憾的事。我國古人說:「不到黃河心不死」,「不見棺材不落淚」,難道眞的要等到每一個人親身受過共黨奴役之苦以後,才起來反共嗎?想到此,眞不禁爲自由世界若干國家無遠大眼光政治領袖而悲傷(如許多政府竟承認月老,與虎謀皮,將來匪共滲入,他們本人及所有民衆將飽受禍患!〕,而自由世界大業的命運,正操在他們的手中。 軍事賁力.無可抗拒 ,美國人常說,美國人可以容約不同的意見,可以忍讓,可以犧牲,……但忍容到某一不能再容忍的極限時,他們不但會立加反擊,而且一定能全力獲勝!我們希望這句話永遠是眞的,更希望美國人能聰明一點,不耍對共徒「忍讓」到萬,刼不復的地歩而束手無策,而應當要促使自由世界大家早早瞭解共黨的基本理想〔赤化全世界)及各種毒辣手段(滲透、顚覆、統戰、淸算、鬪爭等),早作應變的準備,不使全人類淪陷赤蹄之下,受共黨暴政的摧殘。

Read more

爲民除暴

五角大庹軍事實力是無可抗拒的,等奴役人民作惡多端的共黨國家自己敲起喪鐘,自由世界澈底瞭解共黨奸險陰謀而不能再加容忍的時候,它必定會發出雷霆莴釣之力,共徒一舉毀滅,我們希望這個日子不太遙遠!大陸新娘仲介並爲五角大角祈禱祝福!(五九、十一、廿九、凌晨四時)在美國,提起?三個字之簡稱,爲美國的「聯邦調査局」,眞是一個極其響亮的名詞,而提起該局局長的大名「傑,芡德格,胡佛」那更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好人」會起大姆指,稱他一聲英雄好漢,表示出內心的崇仰敬愛之意,「壞人」則聞名喪膽,拔腿而逃,不敢與之週旋,因爲自胡佛主持聯邦調査工作五十年以來,眞不知有多少無法無天的元凶首惡,敗倒在胡佛局長的鐵腕之下。 胡佛先生自一九一七年起,卽參加美國司法部工作,一九二一年,出任該部「調查室」(成立於一九〇八年)助理主任,一九一 一四年,榮升該室主任〔時胡佛先生年十九歲),一九三五年,「調查室」奉令擴編爲「聯邦調査局」(仍受司法部節制。〕胡佛卽擔任局長迄今,在職將近半個世紀,爲國鋤奸、防諜,爲民除暴、懲兇,鬪力、鬪智,出生入死,五十年間,歷經八位總統,十六位司法部長,人人都借重他的大才,從未調動他的位置,胡佛對美國國家社會貢獻之大,個人名望之重,謀國之忠誠,爲人之廉正,由此卽可想見。 參観者衆.日達萬人聯調局總部設在華府西北區賓洲大道及第九街的司法大厦之內(目前,該局正在司法大厦對街建造一座佔地極廣的辦公大樓,地基剛剛奠定,聽說麥到一:九七四年左右,才能全部竣工。〕,「每星期一至星期五上午九點十五分起至下午四點十五分止,派有專人引導各界人士分批參觀該局各部門工作情形。所以,凡是到華府觀光的人,不論是美國人或外國人,都把「參觀」列爲主要節目之一 ,大人與小孩,都感到有趣及有益,華府遊客最忙碌的季節,每天到聯調局參觀人數,常在一萬以上,平時,也是大排長龍,耍耐性等候。十月十六日,我打算到聯調局參觀,但因時間短促,不能排隊等候,所以我打了一個電話給在該局服務的一個朋友,請他親自帶我參觀,出發時,恰遇女畫家王綺及同事谷賡泉,於是偕同前往。近幾年,我認識好幾位聯調局的特工人員,他們個個都彬彬有禮,誠懇謙和,與我相處甚得,毫無不良習氣,這大槪與他們較高的敎育程度有關(聯調局越南新娘介紹特工人員,英文叫作,報考的程度起碼是大學畢業,且具有律或會計學位。

Read more